欢迎访问:大香蕉大香蕉最新视频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友情提醒:因为经常被墙,请各位亲记住本站永久域名: www.9991yy.com   www.9992yy.com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卧铺一夜

卧铺一夜



  夜色深沉,如铺天巨被,繁星点点……就好像被子上被戳了无数个窟窿。
  
  黑暗里,康二蛋蜷缩在上铺的角落里,瞪大眼睛看着触手可及的天花板,耳朵眼儿里满满都是铁轨“咣嗤咣嗤”的声音。
  
  睡吧,赶紧睡吧,不要再胡思乱想了,不然明天下车见工的时候会没精神的——康二蛋第N次地在心里劝说自己,然后闭上眼睛,强迫自己睡觉。
  
  但是,第一次离开小山村,第一次坐火车,第一次进城……人生里如此多的第一次,都拥挤在一起,十六岁的康二蛋无论如何也没法睡不着。闭上眼睛没几分钟,他又会重新睁开双眼,兴奋地第N 1次开始憧憬,自己进城以后,可以复制刘进步的成功人生。
  
  刘进步今年二十四岁,是康二蛋的邻居,同时也是这些年十里八乡最成功的创业偶像。
  
  八年前,同样十六岁的刘进步,决绝地扔掉了手里的书本和锄头,背着铺盖独自去城里打工,在羊城的大酒店端过盘子,在深州的电子厂爬过流水线,最后在弗州扎下了根,跟着一个包工头,专门承包建筑工地的水电工程,听说现在已经是个小头目了。
  
  刘进步二十岁的时候,就回乡盖起了两层小洋楼,同时迎娶了邻村卖芝麻香油的迟大傻的闺女,十六岁的迟慧萍——那可是当时十里八乡最漂亮最水灵的黄花大闺女。
  
  曾经,刘进步在村儿里偷鸡摸狗,康二蛋屁颠儿屁颠儿地跟在后面打下手,是个忠实的跟屁虫。现在,康二蛋也希望能够复制刘进步的成功轨迹——进城做工、挣钱盖楼、娶漂亮媳妇。
  
  不过这些年刘进步已经带出去四个同乡了,老板都开始骂人了,无论如何也不让他再带人过去了,康二蛋的爸妈为此懊悔的捶胸顿足。
  
  好在嫂子迟慧萍在弗州电子厂干的不错,短短两年就当上了办公室副主任,她私下里答应给刘进步介绍一个清闲点的工作,还叫康二蛋不要在村儿里四处声张。
  
  可是康二蛋不想要清闲的工作,他不怕吃苦,也不怕出力,他只想要挣钱多、能学到东西的工作。
  
  康二蛋现在都还记得,当时他跑到偶像哥哥刘进步的家里,追问迟慧萍,在电子厂上班的话,要几年才能回来盖房娶媳妇?
  
  迟慧萍就笑,笑的胸前的两团抖个不停,看的康二蛋眼睛都直了。
  
  刘进步也哈哈大笑,说康二蛋连毛都还没长齐呢,就开始想媳妇了……然后就将康二蛋给赶了出去,叮嘱他不许胡思乱想,这次出去,跟着迟慧萍,在厂里好好干,用不了几年就可以回来盖楼娶媳妇了。
  
  康二蛋顿时松了口气,偶像哥哥说用不了几年,那就肯定用不了几年。
  
  当然,康二蛋也有恼火不满的地方,他恨不得跟偶像哥哥赌咒发誓,说自己绝对已经长齐了毛了,而且也没有想媳妇……就算真的想媳妇了,也要娶一个嫂子这么贤惠漂亮的女人才行。
  
  当然,这话康二蛋是无论如何也不敢对刘进步说的,他怕偶像哥哥揍他。
  
  黑暗中,康二蛋无声地笑了,不敢跟偶像哥哥说,他可以在心里说,说给自己听。
  
  哎呀,真的不能再胡思乱想了,要早点睡觉,明天上午下了火车,就要跟着嫂子直接去电子厂,如果到时候蔫头耷脑的,导致入不了职,那回去还不让爹妈给骂死?
  
  要知道,入不了职就上不了班,上不了班就挣不到钱,挣不到钱就盖不起楼,盖不起楼就娶不到嫂子那样的漂亮媳妇……就在康二蛋心里碎碎念着,N 2次闭上眼睛的时候,他忽然听到,睡在对面中铺的迟慧萍在小声说话。
  
  “快点睡觉吧,别乱来了,二蛋在对面看着呢。”迟慧萍小声说道。
  
  康二蛋顿时吓了一跳,原来刘进步不知道什么时候,从康二蛋下面的中铺,跑到迟慧萍的被窝里去了。
  
  感觉到刘进步爬到上铺来,凑近了自己,康二蛋赶紧闭上眼睛,灵机一动,他故意发出轻微的鼾声。
  
  片刻之后,刘进步重新钻进迟慧萍的被窝里,然后康二蛋就听到偶像哥哥得意地跟他媳妇说道:“那傻小子累了一天了,现在早就睡着了,我都听见他打呼噜呢。”
  
  然后康二蛋就听到嫂子小声说道:“干嘛总说人家是傻小子?老公,你可不许欺负老实孩子啊……哎呀,你别乱来,这边随时都会过人的。”
  
  刘进步不以为然地道:“黑灯瞎火的,这么高,还有被子,谁看的见我们在干啥?只要你小声点,就没人能发现咱们在干啥。”
  
  迟慧萍狠狠地掐了刘进步一下,小声骂道:“你那张狗嘴里就吐不出象牙来,什么叫只要我小声点儿?难道我以前很大声吗……哎呀,你别乱摸,坏蛋,你猴急什么啊,你都还没洗手呢……坏蛋,快把套子戴上……戴两个,动作慢一点,这次一定要坚持久一点啊,别那么着急。”
  


  刘进步含糊地应了一声,开始脱裤子。
  
  康二蛋偷偷地睁开双眼,他发现,偶像哥哥说的果然不错,黑灯瞎火的,还真是什么都看不见,只能模模糊糊地看到斜下方白花花的一片。但是即便如此,康二蛋的一颗心还是怦怦直跳,紧张的都快要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了。
  
  刘进步和迟慧萍都没有意识到,康二蛋在偷看,刘进步将裤子丢到一边,从口袋里摸出一个东西,递给迟慧萍。
  
  迟慧萍啐了一口,呼吸粗重起来,两只白生生的小手将那个东西撕开,然后在黑暗中忙碌着,片刻之后又撕开一个,两只白生生的小手继续在黑暗里忙碌着。
  
  刘进步也没闲着,他拉开了迟慧萍身上的棉被,将保暖衣也掀了上去,黑暗中顿时出现一片白花花的东西,影影绰绰的,差点儿晃瞎了康二蛋的大眼睛。
  
  可是这还没完,刘进步又麻利地将迟慧萍的裤子也脱下来,女人的那两条朦朦胧胧雪白的大腿,刺得康二蛋眼睛生疼,一股热血顿时直冲两腿间的海绵体,康二蛋兽血沸腾了。
  
  刘进步的动作太快了,还没等康二蛋看个清楚明白,他已经迫不及待地趴了下去,重重地压在迟慧萍的身上,那白花花的一片顿时被挡住了。
  
  康二蛋最想看的,是迟慧萍的雪白半球和雪白玉腿,现在全都看不见了,只能隐约看见刘进步的大白屁股用力一挺,然后就听到迟慧萍重重地“哦”了一声,开始哼哼唧唧地小声呻吟起来。
  
  康二蛋觉得自己的裤子都要涨破了,可是什么都看不见啊。
  
  康二蛋急得抓耳挠腮,就算他两性的知识再少,也明白刘进步的大屁股一拱一拱的是在干什么事情了。
  
  他真的很想看看,到底那个事情,是怎么搞的。他很想看看,女人雪白的身体,到底是怎么样的,可是这黑咕隆咚的,真的什么都看不见啊。
  
  就在康二蛋想要冒险伸头去看的时候,忽然听到刘进步一声低吼,然后扑在迟慧萍的身上不动了。
  
  不动了?
  
  他怎么就不动了呢?
  
  康二蛋好奇地盯着刘进步的大屁股,刚才偶像哥哥的大屁股还一拱一拱的,好像上足了发条一样,怎么一转眼儿的工夫,这就没电了?
  
  这时康二蛋就听到迟慧萍没好气地说道:“每次都那么快,都已经戴两个套子了,还那么快,还让不让人活了?刘进步,又没有人跟你抢,你着什么急?不是告诉你慢点吗?你着急赶去投胎啊。”
  
  刘进步弱弱地辩解道:“说话不要那么难听好不好?谁叫你那么紧的,我都已经戴两个套子了,还叫我怎么样嘛……大不了以后我们多做几次,适应了就好了。”
  
  迟慧萍顿时生气的骂道:“刘进步,你还有脸怨我紧?我这么紧还不是因为你太细?还有,这两年我们做的还少了吗?一个月两盒套子都不够用,也没见你哪次超过三分钟的……没用的男人,每次都弄的人家上不去下不来,下次再这么快,以后你就别碰我了。”
  
  刘进步缩了缩脖子,在老婆怨声载道的骂声里,垂头丧气地提着裤子下了床,灰溜溜地跑出去抽烟了。
  
  康二蛋大气儿不敢出,脑子里乱糟糟的,心里像是长满了野草似的。
  
  懵懂的康二蛋,还不太明白“不要那么快”的含义,但却已经暗自将之牢记心中,心说等自己将来娶了媳妇,一定要久一点、再久一点。偶像哥哥这样的成功男人,都被自己的婆娘给骂的抬不起头来,这日子过的多憋屈?唉,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,偶像哥哥也不例外啊……康二蛋在心里大发感慨。
  
  时间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那么久,康二蛋一直没听到对面中铺有动静,就好奇地睁开眼角看过去,顿时看见迟慧萍正面朝他躺着,一手在上面揉着两个雪白的半球,一手在下面两条雪白的玉腿中间摸索着,好像在找什么东西,又好像在进行自我按摩。
  
  康二蛋不明白迟慧萍在干嘛,但是黑暗里那白花花的一片,朦朦胧胧的看不真切,反而格外诱惑。
  
  康二蛋兴奋地咽了咽口水,顿时发出一声响亮的喉音,在安静的环境里,是那么的刺耳,他马上意识到自己可能露馅儿了,赶忙闭上眼睛,一动不敢动。
  
  迟慧萍好像丝毫的察觉,继续喘息着、摸索着、扭动着。
  
  黑暗中,迟慧萍白花花的身子看不真切,就像是隔了一层毛玻璃似的,但就是那种朦胧的诱惑,刺激的康二蛋兽血沸腾,恨不得直接扑上去。
  
  过了一会儿,迟慧萍闷哼一声,长长地吁了一口气,然后便睡着了似的不动了,那白花花的身子就那么朦胧地半裸,大大方方地呈现在被子外面,时刻刺激着康二蛋已经存货不多的理智。
  
  沸腾的兽血终于占据了康二蛋的大脑,他果断地翻身下床,站到迟慧萍的面前。
  
  看到那两个雪白细腻的半球,还有两截雪白丰腴的大腿,正半遮半掩、羞羞答答地藏在被子里,康二蛋的眼珠子瞪得圆溜溜的,一股热血顿时直冲两腿间的海绵体,几乎要把裤子给撑破了。
  
  好一幅海棠春睡图啊。
  后妈的秘密 - 第三章:暧昧关系

  康二蛋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,干涩的喉咙如刀割一般疼痛,他伸出颤抖的手,想要摸一摸那雪白的半球,却忽然听到走廊上忽然响起细微的脚步声,然后就听到刘进步说道:“老婆,咱们去餐车吃点宵夜吧。”
  
  刘进步突然回来了……他怎么就突然回来了呢?
  
  听到偶像哥哥的声音,康二蛋只觉得天地间仿佛崩塌了似的,时间似乎也停止了,他整个人都几乎石化了。康二蛋下意识地以为,偶像哥哥是特地来捉他的奸的,他要完蛋了。
  
  就在这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,康二蛋一直以为睡着了的迟慧萍,突然翻身坐起来,没好气地娇叱一声:“给老娘滚!没用的废物,你还回来干嘛?”
  
  刘进步的一只脚已经堪堪迈进硬卧的门口了,只是因为角度的关系,没有看到里面站着的康二蛋而已,陡然听到自家婆娘这么一声吼,顿时惊了一下,忆起刚才早泄的糗事,身子立马就缩回去了,心虚地左右四顾了一下,嘴里嘟囔道:“你个败家的娘们儿,等回去了老子再收拾你。”
  
  见有人探出脑袋来看,那些好奇的、戏谑的眼神,让刘进步简直无地自容,立马转身溜走了,这次估计不到下车是真的不会再回来了。
  
  骂的刘进步屁滚尿流,迟慧萍翻了个身,将白花花的身子缩回被窝里,继续睡了,从头到尾似乎都没有看见站在床铺边的康二蛋。
  
  康二蛋像个傻子似的张大了嘴巴,然后梦游似的回到自己的床铺上,瞪大眼睛看着黑咕隆咚的天花板,懵懵懂懂的开始失眠——这到底是个神马情况?
  
  第二天一早醒来,康二蛋顶着两个熊猫眼,直勾勾地看着迟慧萍发呆。
  
  迟慧萍直接无视了康二蛋的裤子里,因为晨勃而高高翘起的小帐篷,淡定无比地把牙膏牙刷塞进康二蛋的手里,然后一脸同情的表情,话里有话地说道:“二蛋,没睡好吧?”
  
  康二蛋无语,心说我要是能睡好才奇怪呢。
  
  迟慧萍微微一笑,说道:“嫂子当年和你一样,也是第一次离开家乡、第一次坐火车、第一次进城,然后也是跟你一样的失眠,也是顶着两个熊猫眼去见工的……放心吧,一切有嫂子呢。”
  
  康二蛋唯唯诺诺地答应着,低着头不敢去看迟慧萍。
  
  迟慧萍似乎很享受调戏康二蛋的感觉,红着脸笑道:“二蛋,怎么这个表情?怎么一觉睡醒,嫂子就变成老虎了吗?以前你不是最喜欢偷偷看嫂子的吗?”
  
  康二蛋顿时大囧,面红耳赤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。
  
  迟慧萍看到康二蛋窘迫的样子,顿时忍不住“噗嗤”一笑,拉着康二蛋的手,说道:“好了好了,我们二蛋这么面嫩,嫂子都不忍心再开你的玩笑了……走,嫂子带你去洗漱。”
  
  被迟慧萍细腻绵软的小手一牵,康二蛋的心里顿时就像长满了野草似的,那种飘飘然好像要飞起来的感觉,顿时让康二蛋把偶像哥哥什么的都给忘到脑后了,满脑子都是昨晚那震撼的那一幕——在皎洁的月光下,迟慧萍那雪白的半球、雪白的双腿,是那么的完美,那么的圣洁。
  
  几乎是瞬间,康二蛋的裤子前面,小帐篷支的更高了。
  
  康二蛋不得不夹着两腿,缩着屁股,小心翼翼地隐藏着自己前面的凸起。幸好迟慧萍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康二蛋的异样,这让康二蛋感觉好过了很多。
  
  早起的车厢里都是人,迟慧萍一手牵着康二蛋的手,一手护着自己的大胸,左闪右避好不容易来到洗手台,前面却正在排长队。
  
  迟慧萍停下脚步,康二蛋只顾着夹紧两腿了,浑没注意前面的状况,一不留神顿时就撞了上去,帐篷里支棱着的东西,结结实实地顶在迟慧萍绵软的屁股上。
  
  一瞬间,康二蛋的心都快要蹦出来了,整个人都要石化了,他害怕迟慧萍会甩手给他一耳刮子,然后吐口水在自己的脸上,再痛骂自己是流氓——老家村儿里的泼妇们,都是这么干的,男人被这么搞过一次,名声就算是臭大街了,以后进了谁家的门槛儿,连狗都会防备地盯着他。
  
  可是迟慧萍似乎没有感觉到似的,依旧拉着康二蛋的手,站在康二蛋的前面。
  
  康二蛋缩了缩自己的屁股,对迟慧萍感激涕零。
  
  这个时候,康二蛋再蠢也明白了,迟慧萍不是没有感觉,包括昨晚也是,人家只是胸襟宽广,不愿意跟他一般见识,不愿意看到他难堪而已。
  
  一念及此,迟慧萍在康二蛋心目中的形象,顿时高大起来。
  
  康二蛋忍不住在心里感慨,看来女人的心眼儿,是和胸的大小成正比的,胸越大,心胸就越大,胸越小,心眼儿就越小。
  
  过了一会儿,前面排队的人还不见少,后面排队的人却是越来越多了。原来是另一头的水龙头没水了,所以两节车厢里的旅客都挤到这里来了,不拥堵才怪呢。
  
  穿行的人流不断从康二蛋的身边挤过,每过一个人,康二蛋就被挤的向前一下,小帐篷里那根支棱着的东西,也就被动地顶一下迟慧萍丰满柔软的翘臀……康二蛋越来越羞愧,同时也越来越兴奋,虽然隔着几层衣物,但是前端传来的那种女人特有的绵软弹力,让康二蛋简直如痴如醉,一个没忍住,发狠地一挺腰,重重地顶了上去。
  
  康二蛋这一顶,刚好顶到一道缝里,前端似乎还有一种奇妙的柔软感觉传来,前面的迟慧萍还是没有任何反应。
  
  错了,迟慧萍不是没有反应,她的屁股也向后撅着,和康二蛋前面的凸起,结结实实地贴在一起。
  
  康二蛋只觉得销魂极了,那种美好的感觉,好像能让人飞起来似的。
  
  喧闹的车厢,拥挤的人潮,窗外的景色正在飞快地向后掠去,广播里的甜美嗓音在深情地歌唱着一首上个世纪的老情歌,洗手台前的旅客在一边争吵一边争夺着位子,其他人无聊地排着队、帮着腔,无人注意到在洗手台旁边的这个不起眼的角落里,坚硬对柔软、火热对湿润,年轻的一男一女正默默无言地摩擦在一起,默契地享受着这种近乎偷情的快感。
  
  许久以后,康二蛋被迟慧萍细腻绵软的小手拉着,梦游一样排队洗脸刷牙,梦游一样回到座位,梦游一样下了车,然后梦游一样,背着铺盖卷儿拖着行李箱出了站。
  
  此刻康二蛋真心理解了在倚天屠龙记里,张无忌为什么希望那条路永远都走不完,因为他怀里抱着赵敏啊。
  
  不过路总是要走完的,不管是张无忌抱着赵敏的路,还是康二蛋出站的路。
  

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车上的淫荡母子 下一篇:车上被迷奸的老婆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
 www.9991yy.com  www.9992yy.com